吃货没救了

同志们!我终于可以码字了,哈哈哈哈哈

作死。

助人为快乐之本,不要太感谢我

琥珀♪杚鸟夫人:

估计是快开学了,对一切事物的热情都在消退。但目前还不想离开,那就搞点事吧。
从现在开始,到明天晚上八点结束。
一个热度,一百字。
等我还完债,再退坑。
说不定还完了,就不想退了。
转载???还上大号转载???还开小号???你们是魔鬼吗???

致所有的原创者,拜托,请变得更加坚强。

笑客来:

反抄袭有什么问题吗?怎么这篇N久以前写的东西一翻发现被删除了…… 再发一遍吧,反正也应景。   

声明:为反抄袭而写,可以自由转载,注明作者就行。

这篇是一年多快两年前发的东西了,只是发现被删了才重发而已。

================================

最近晋江又出了点儿事儿(不是我的那点儿小事儿),是一个BG作者抄袭耽美作者的东西,闹得风风雨雨。

  其实本来不是多复杂的事情,就是一个抄袭剽窃的惯犯,一路抄袭一路被举报一路被判抄袭锁文改文然后毫不悔改一路接着抄袭(这抄货还抄袭过已经去世的作者贼道三痴),这次抄袭又被发现了,然后被判锁文。

  多简单的事情啊,然后这两天,这个抄货的粉丝去被抄袭的原创者的文下刷负分骂人,诅咒,还大规模的举报受害的原创者抄袭。

  没看错,就是这个抄货的粉丝,竟然去举报受害者抄袭。

  

  一路围观事情到现在,有些……这一幕,我这么多年来看过无数遍了,几乎每一次都是如此,那些偷窃的别人东西的抄货,他们和他们的粉丝,往往比原创者、受害者更加张狂,明明是一个贼,却毫不羞愧,可以跑去肆无忌惮的去谩骂那些被他们偷窃伤害的人。

  如果有关注我微博的人,可能会发现我就每遇到抄袭(除非那时候没刷微博)就一定转,自从微博出了什么降低阅读量的政策后,还要偷空专门去反抄袭的微博下看看是不是漏掉了什么信息。

  可能很多人都会对我转这种微博有些厌烦了,因为我转的太多也太频繁了。

  其实我以前不是这样的,对抄袭这件事情,没什么感觉,中二期还是孩子时候,觉得只要东西好看,管他是不是抄的呢,变成现在这样,也是有愿意的,人的改变都是有契机的。

  还再读书做学生的时候吧,有一个很喜欢的作者,那时候每天在网站上追她的文让我觉得每天睁开眼睛都是雀跃的,期盼的,我小心翼翼的给她留言,生怕一个不小心一个措辞不对劲儿影响了她的情绪,像珍爱一个珍宝那样小心翼翼的呵护她珍爱她,好像透过文字在谈一场单向的恋爱,或者说暗恋更合适。

  然后,她的文被抄袭了。

  那个抄袭她文章的抄货的读者,到她的文章她的专栏下面谩骂,谩骂的内容大家也很熟悉,无非就是“我家大大抄你是看得起你”,“你是个什么玩意,给被我家大大抄是你的荣幸”,“如果不是我家大大,我们根本不知道的你是谁?”,“没抄没抄根本没抄,我家大大写得那么好,你写得根本没有我家大大写得好看”,“我家大大写得比你的好看多了”,“……

  那是我第一次体会到一种对抄袭对这些臭不要脸的抄货和他们的脑残粉丝气得发狂的感觉,然后除了气愤,我更多的是惶恐,易地而处,如果我是我喜欢的那位作者,面对这些疯狂的谩骂和侮辱,难道我能够不委屈不痛苦不心寒吗?

  还是个学生的我自问做不到,所以我更加惶恐,我担心我喜欢珍爱像珍惜一个珍宝那样珍惜的作者,她会受到伤害。

  我和抄货的脑残粉吵架,我拼命的给那位作者留言,告诉她,我很喜欢她和她的文章,让她不要放弃,但是没有用,我只有一个人,我的留言很快会淹没在更多的抄货的脑残粉的谩骂里,那时候我打字的速度也很慢,和人笔战的功底也远远没到达后来的水准,我骂不赢那些抄货的脑残粉。

  现在想想,后来我转战天涯和人掐架,在各个论坛和看不顺眼的人论战的脾气,最初的源起那时吧。

  可惜那时的我没本事,什么都做不了,看着别人欺负你爱护你珍爱你喜欢的人,什么都做不了,我没法子伸手穿过电脑屏幕去保护她,去告诉她,别难过,你没错,错的不是你。

  我那时候和人吵架都吵不赢。

  后来,我喜欢的这位作者,她封笔了,彻底不写了。

  

  

  不知道有没有人有这样的感觉,看着自己喜欢的人受伤害受侮辱却没办法保护她,比自己受伤害受侮辱还要痛苦。

  

  

  再后来,我年纪大了,我还遇到了很多喜欢的作者,还读到了很多喜欢的文章,但是也许年纪大了,心境不同了,虽然仍旧是喜欢,是再也没有那种如同恋爱一样忐忑着雀跃着去喜欢一个作者的心情了。

  我仍旧不断围观着很多抄袭事件,每次事件我的反应都很激烈,然后每一次,每一次,那些抄袭的人,那些偷窃的人,他们的反应都就如出一辙,几乎没有任何改变,很少,很少很少很少很少的抄袭犯会道歉,会认错,他们和他们的粉丝,总是比那些受害者更加张狂。

  这个时候我已经很会骂人了,一人舌战群脑残(顶马甲)的事情也不是没干过,但是似乎依旧无能为力,依旧改变不了什么,我依旧围观着那些我喜欢或者我不喜欢只是知道又或者我连知道都不知道的原创者,被欺负被侮辱,很多人心寒,很多人抱着对文字一腔热情的人,最后要么变了,也变成了一个抄货(当年秦简事件里的一位受害者)。

“就算人家抄,人家还是知名作者呢。你呢?你算老几?”

  

“你应当多想想你自身的问题,为什么她抄你的她却红了?而你没红?”

  

“就为了p点大的事情网络暴力破坏他人前途,中国的教育真是越来越腐败了”

 

“你不是很低调很谦虚很无欲无求吗?既然那么低调为什么那么在乎自己的文字被人借用?你就是嫉妒人家红了想靠她炒作吧!虚伪!”

 

“抄你是看得起你!抄袭也是在变相的推销你们!尤其是你们这些文笔好却低调的作者,就应该让人抄!不然你们的文笔就要被淹没在历史上尘埃里了!”

  

  ………………

  这些是言情小说抄袭举报处摘录的抄货的粉丝的言论,我看着的时候觉得好熟悉,好像历史在不断轮回。

  

  偷东西是不对的,这是一个多么多么多么简单的道理!

  可是,就是这么简单的一个道理,却把他妈的这群偷窃盗窃犯搞得似乎很多人都不明白了。

  偷东西是不对的!偷东西是不对的!偷东西是不对的!偷东西是不对的!偷东西是不对的!

  

  我的真的搞不明白,谁给了这些偷窃犯,这些小偷,透了别人的东西,喝了别人的血,吃别人的肉,啃了别人的骨头,还要上去踩受害者一万脚的权力!谁给了这些犯罪的人如此轻易的自我轻易的自我原谅对自己犯的错对自己伤害别人的行为毫无感觉,却还能一反嘴去指责受害者“不够大度”的脸皮!

  

 

  再后来,我和很多被抄袭的人会说的一句话是:“你要打官司的话打声招呼,我捐钱。”

  然而,我真正有机会捐钱的次数寥寥可数,因为很多被抄袭的人不会去打官司,别说耽美这样的小众题材,就是很多BG的作者,也是通常选择隐忍不回去打官司的,因为国内的司法,大家都懂的。

  而且,我能捐多少钱呢?几百,恩,捐,不用犹豫;几千,可以拿得出;上万,要犹豫了;再多,拿不出了。

  很多时候,依旧是无能为力。

  

  

  但也许与最初还是孩子,在电脑屏幕前看着自己喜欢的作者受欺负被谩骂时,气得哭出来,气得摔键盘时也不同了,因为这么多年过去了,我也写文了,而且不知不觉,好像年头也不短了。

  前段时间把自己的文搬去袖底,整理的时候突然发现,自己填写简介评论我自己的那篇极为青涩的陆花文时,说的是这文是几年前写的,很差劲,然后,现在,距离我那时填写那份简介时间,已经又五年过去了。

  时间过的很快。

  

  其实啰嗦了这么多,还是想说,请所有的原创者们,致所有的原创者们,请变得更坚强起来。

  有时候我会想,尤其是当我开始写文时,我会想,如果我和昔年我喜欢的那位作者易地而处,遇到了相同的状况我会怎么办,然后我想,会不会也有一位喜欢我的读者就像昔年的我一样,在电脑屏幕前拼命的想要告诉想要表达,别灰心,别寒心,别为了别人的错误惩罚自己,我在这里,我一直是支持你的。

  也许是我自作多情,也许我根本不会那么幸运的有那样的读者,但是我却至少可以做到的一件事情,就是不为别人的错误惩罚自己,我可以变得更坚强,让那些可能存在的喜欢我的读者们放心、安心。

  很多被抄袭的作者,气愤,委屈,难过,抱着对文字的一片热忱投入进来,却被抄袭被伤害被践踏,最后心灰意懒的离开了。

  一条疯狗扑上来要人,错的不是被咬的人,是那条疯狗,对于这样的疯狗,我们应该竭尽所能的弄死它,就算弄不死它,也别为了它再惩罚自己。

  别为了那些贼和贼的支持者们气愤,气愤是很耗费能量的,他们不配。

  别为了那些贼和贼的支持者们的行为觉得委屈,委屈是一种自伤的情绪,他们不配我们自伤。

  别为了那些贼和贼的支持者们觉得难过,他们是是个什么玩意,也配我们伤心难过。

  别为了那些贼和贼的支持者们觉得灰心、寒心,然后退出,他们是一群什么东西,也配我们为他们放弃我们喜欢东西喜欢的事业,给他们让路?他们配吗!

  

  致所有的原创者,请变得坚强起来,为了那些喜欢你的人,为了那些看着这一切围观着这一切的其他原创者,因为你的泄气你的退让你的颓废你的寒心你的退出,可能让所有围观的人,更加泄气更加颓废更加寒心更加难以坚持下去。

  

  这连天在写楼诚同人,然后又回去补了一些抗日战争时期的资料,还有前几天补了《那兔那年那些事儿》的动画,恩,当年同名的文章在天涯连载的时候就追过,现在动画出来了,本来以为自己已经是个铁石心肠的成年人了,可是还是好几次看哭了。

  尤其是那一句——我们在这里战斗牺牲,是为了你们能够为了豆腐脑是甜的还是咸的大战上十页。

  现在不是抗日战争了,不是过去那些那么艰难的时代了,我们不需要抛头颅洒热血去守卫什么,那么对于我们身处的这个行业,对于所有搞原创的人,也许让自己坚强起来面对现在的很多抄袭事件,同时积极的去应对去抵制去让身边的每一个人知道好不去支持抄货们,是我们能够坚持的能够做到的事情,与以前的人相比,这很简单的,不需要流血不需要牺牲。

  然后也许,通过我们的努力,持续的努力,我们可以给那些抱着创作梦想投入进来的更年轻的人,一个更干净的创作环境,一个更健康更良性循环的行业规则。

  很多事情我们做不到,但是变得坚强起来,也许是现在我们能做到的。

  致所有的原创者,拜托,请变得更加坚强。

 对于看全职电视剧的剧粉我表示你们要看我绝不拦,讨论剧情我绝不骂人不黑明星,但请不要在我一提起《全职高手》就说杨洋迪丽热巴李易峰等等,否则别怪我翻脸不认人,其实这比起我们稻米打算在长白山顶踹下喊杨洋张起灵的人已经很好了^_^
我们的信仰不容玷污
我们的荣耀不容置疑
那些为荣耀而战的人更不是某个明星的所有物
全职高手电视剧剧情我看了,请各位明星的粉丝在说谁喜欢谁时说你们家爱豆本名不要带上你们自家爱豆饰演的角色,不然后果自负哦^_^
另外提醒一句:现在稻米,全职粉,盗全粉已经全都黑化了,那些准备长白山登顶的,说什么一叶之秋和一笑奈何【ps:一叶之秋在孙翔手里,你的意思是杨洋适合羊习习吗^_^】很配的,说杨洋张起灵的,说杨洋叶修的,说剧情很好神还原的羊毛们请保护好自己^_^到时候别怪我们心狠手辣,发微博发帖子在公众场合哭博同情哦^_^

所以,杨洋别哭了,当你演完《三生三世十里桃花》以后再演《全职高手》你会发现骂你的人和当初是同一批,如果你的羊毛坚持上长白山,又会多一批稻米哦^_^

说真的,因为《魔道祖师》被《绝世驱鬼师:邪王要翻身》抄袭一事我就对抄袭特别反感,正好唐七公子的《三生三世十里桃花》抄袭大风的《桃花劫》,然后杨洋演他的电影,拿着高片酬赚着高人气最后还说压力大在公众场合哭,当年李宇春开演唱会接过试音一直不成功,即使跑调他也唱了下了,因为他知道某些场合不允许哭泣,可杨洋呢,博同情而已,别说我黑杨洋,就拿817羊毛打算登顶长白山说吧,无非就是杨洋演过张起灵,所以要去,那么,^_^亲爱的杨洋大大你能否发个微博澄清一下,就是仍然有羊毛坚持要去但会在网上引起那么大的风浪吗^_^用的着南派三叔背锅吗^_^发条微博是累着你了还是会被演艺公司雪藏^_^,既然不会那你为什么不发微博澄清呢^_^很简单,蹭热度,所以你好意思掉眼泪吗,三叔没哭,稻米没哭,你哭个毛啊^_^

 再拿唐七公子的《三生三世十里桃花》说,他说他不是抄袭,呵呵,把别人呕心沥血几个月甚至几年磨出的心血偷来,随便起个名字就变成你的了,你名利双收,你又想过那些仅仅是因为没涨房租不用搬房子而高兴半天的原版作家吗,你的良心让海猴子给吃了吗,你的脸皮究竟要厚到什么地步,聚光灯下的舞台你还能心安理得的站着吗,别说你不是抄袭,别说版权不在你手里无法续写三生三世十里桃花2,有种写篇小番外,很短的那种,婚后生活又怎样,读者就喜欢这种小甜饼,为什么不写呢,你不是最爱读者吗【歪头笑】因为《桃花劫》没有小番外哦,所以你没法抄袭写哦^_^,唐七粉别骂我,有种找你们爱豆,让他写,不许找代写,写完了发微博,你们看看是他写《三生三世十里桃花》的文笔吗^_^
最后的最后,别说什么杨洋代表三次元的张起灵,三次元的叶修^_^呵呵,我们不·需·要·,是,我承认他们不存在,可是他们永远活在我们稻米全职粉胸口的左下方,你知道“张起灵”这三个字有什么含义吗,这三个字究竟背负了多少你懂吗,不懂就别瞎说,如果某些脑残粉硬说杨洋是张起灵的话我也不反对,在那个山洞了有个塌肩膀全身被强碱喷过的张塌塌也叫张起灵,是的杨洋就是他^_^不接受反驳,还有叶修叶神,在跟我理论之前请把叶秋叶修分清楚谁是谁,苏沐橙苏沐秋与叶修什么关系搞明白,把联盟里面的人物跟战队账号卡一一对齐搞明白,每个人物是什么性格弄懂,否则别跟我说话,十年荣耀,一如既往,叶修对于荣耀十年的坚守杨洋能做到吗,那种对于荣耀发自内心的热爱,带着一个本来应该与他一起站在荣耀巅峰精通枪系的人却因一场车祸在最好的年华去世的荣耀天才的梦想走下去的决绝你们知道吗,苏沐橙的猝然成长从一个只为叶修策应的枪炮师变成主攻的角色的勇气又有几个人明白,所以你们没资格撕逼,你们根本看不懂什么是信仰什么是吾王什么是荣耀^_^

 @诡碟

君墨墨墨墨墨墨墨:

焚书:

#占tag致歉#但还是希望能有人好好看一下
#挂店#这家店我已经多次提醒过不要用无授权的图来贩卖,但没什么效果。
希望有看到眼熟的画的亲友告诉作者一下(如果作者本人觉得无所谓那就算了)。
(我列表人少希望有人能k一下让更多的人看见,希望更多的人不要买无授权盗版商品)
这种店早点关门大吉吧!实在太恶心。
政府也应该管管这种盗印店了hen!

下一页
© 吃货没救了 | Powered by LOFTER